古天乐的“贪玩”直播最后变成了300万人的“暗

  • 时间:

  《传奇》玩法尽管在现在看来简单粗暴,却是大量中国老资格网游玩家怀旧时的心头好。十多年来,大量仿《传奇》的端游、页游、手游推陈出新,简单粗暴的氪金玩法对那些年龄稍大、经济实力高的中年玩家来说,拥有极大吸引力。

  一时间,《贪玩蓝月》页游广告中出现的许多素材,便成为了B站鬼畜区的常客。随着《洗脑向贪玩蓝月广告(合集)申精23333》、《【渣渣灰&古天咯】系兄弟一起来砍我》、《【贪玩蓝月合集】大家好!我是渣渣辉》这些B站点击破百万的作品出现,张家辉、古天乐、陈小春等影视明星,也因此被收录进了鬼畜全明星的行列。

  近段时间来,孙红雷、古天乐、张家辉为《贪玩蓝月》页游拍摄的一系列游戏广告,尽管脱不了页游广告一贯的俗气,但是因为几名演员的身份和游戏内容本身形成了极高的反差萌,由此成为了近期网络上的热点之一。

  游戏邀请明星代言已是常态。在页游崛起的那几年,曾经因为使用露骨“美女”广告被国家整顿过的页游,即使是现在,也处于网络主力军——30岁以下网民的游戏歧视链末端。

  网友们一边对这些“一刀99”的页游广告嗤之以鼻,一边又疑惑:明星们已经够出名了,需要靠接这种掉身份的页游广告来维持生计吗?甚至王思聪也曾在网络上怼过林子聪拍摄的页游广告。

  在各个视频平台中,《贪玩蓝月》游戏广告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都是影视视频贴片广告的常客。直到有网友将广告词改为“我四渣渣辉,探挽懒月,介四里没有挽过的船新版本,挤需体验三番钟,里造会干我一样,爱象节款游戏。”的空耳版本,网络上各种恶搞将《贪玩蓝月》的百度指数推向了一个高潮。

  和大量盗用《神秘海域》、《辐射4》这类3A级游戏素材的页游广告一样,明星代言页游广告一样是靠精准的渠道进行广告投放推广,吸引有钱有闲的情怀玩家。在知乎,就有一位自称是《贪玩蓝月》研发人员的匿名网友表示,该游戏的月流水目前大概能达到1.5-2.3亿之间,其用户主要是喜欢玩《传奇》的土豪中年玩家。该网友同时还表示,明星做这样的代言,一天的费用甚至能够达到数百万人民币。

  2017二次元手游/旅行青蛙/2017动画电影/2017新番盘点/游戏王/开封奇谈/古风音乐/光线传媒//王者荣耀周边/声之形/

  在各种社交平台,“我系轱天乐,我四渣渣辉,探挽懒月,介四里没有挽过的船新版本,挤需体验三番钟,里造会干我一样,爱象节款游戏。” 魔怔的广告语,以及网友围绕广告画面进行的二次创作,让《贪玩蓝月》走红网络。

 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一款页游的明星直播能够在B站获得如此高的直播人气,不仅仅是因为这是古天乐是在B站的首次直播,更是代表了B站用户对近期网络上广泛流传的《贪玩蓝月》系列广告在网络上走红的热烈追捧。

  2016年7月,孙红雷为《贪玩蓝月》拍摄宣传片。11月,新版本邀请古天乐代言。2017年6月,张家辉成为最新一版代言人。

  现在,对此次直播活动颇为不满的网友已经开始在微博上怒怼《贪玩蓝月》,希望能够得到一个官方说法。但尴尬的问题其实在于,年轻人并不是这款页游的目标用户,而贪玩公司似乎也没有必要针对这些声音作出正面回应。除了在直播页面右上角举报虚假宣传之外,这群年轻网友又能做什么呢?

  2018年1月31日上午10点,宣传已久的古天乐直播终于在B站和虎牙开场了。这场由页游《贪玩蓝月》代理广州贪玩游戏主导的直播活动,在虎牙直播最高达到了12万观看人数,在B站一度达到了最高360万人气值,位居当日B站直播人气之首。

  就在这场直播活动的前一天,多家媒体转发或报道了古天乐即将直播《贪玩蓝月》的消息,然而最终的结果却变成了300万观众“暗中观察”,而古天乐本人也仅仅只面对摄像机说了一句:“大家好,我是《贪玩蓝月》代言人古天乐,我送给大家一份礼物,这是我的照片。”便匆匆离去。

  直到12点30分,主持人宣布:“古天乐到了!咱们先看看他在现场拍广告!”很快画面切换到了古天乐的广告拍摄现场,但画面中仍旧只有工作人员的身影。

  在今天的直播过程中,广告的导演在和主播的聊天中曾提到,选择孙红雷、古天乐和张家辉进行游戏代言,是因为这几名演员曾经出演过经典电影(电视剧)。直到直播结束,主持人依旧未能和古天乐面对面交流过,显然这不是一场传统意义上的明星直播活动。孙红雷的《潜伏》、古天乐的《寻秦记》和《神雕侠侣》、张家辉的《千王之王2000》和《证人》等影视作品,都曾在播出期间成为阶段性的话题作品,影响过当时大量观众。在接下来约20分钟的广告拍摄期间,来自B站和虎牙的300万直播观众就通过一个固定直播的摄像机“暗中观察”了整个拍摄流程。

  不过,和网友原本定于10点开始的直播,在主持人一再解释当天天气不好导致塞车,为了暖场拉来现场各个工作人员进行了长达2个半小时的聊天。热情的弹幕里除了刷着那几句耳熟能详的《贪玩蓝月》广告词以外,网友们还围绕古天乐的生活、拍戏提出的问题,期待等会直播时古天乐能够回答。

  前几年,林子聪、张卫健、邓超、朱茵等人成为页游代言人,而诸多二三四线明星同时出场的《传奇霸业》,更是让网友为页游代言的明星冠上了“页游全家桶”的恶搞称呼。贪玩公司旗下另外一款产品《贪玩传世》,在宣传方面也了走同一路线,邀请了陈小春和刘烨作为代言人,其最新的手游《一品官老爷》也找来了“和珅专业户”王刚代言。

  接近下午1点,吃过了午饭的古天乐终于出现在摄影棚的直播视频中。不过,摄影棚的直播角度却如粉丝偷窥一般,直播主持人也未曾出现在摄影棚与古天乐互动。

  作为仿《传奇》类游戏的后起之秀,《贪玩蓝月》的玩法并不比同类游戏更出众,然而贪玩公司却能通过一波又一波针对性极强的商业投放,将这款游戏精准推向目标用户。显然,在B站和虎牙观看直播的这些年轻观众并不属于“有情怀”的《传奇》玩家,也和“经济实力高”很难搭上边,其中看过以上影视作品的人也不多,可以说“渣渣辉”系列广告在网络上的走红是偶然性事件。